bbin视讯

情感与理论兼具的临沂文学简史--理论评论--中国作家网

[关闭本页]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03-13

bbin视讯 《双月湖》2019年第1期文评栏目选的是高振先生的《文学里的临沂》,其文洋洋洒洒三万字左右,作为编辑,我认真拜读后,甚是感慨。说实话,在之前,我对临沂文学的关注仅限于自己认识的那些作家的作品,并没有从史的角度去观照临沂文学。所以,读高振先生的这篇文章,就像在认真学习临沂文学简史,倒也不失一番情趣。几经阅读,写了这篇也算是评论性的文章吧。以我之眼,评彼之文,限于我水平有限,自然难触及其精华。故若有意阅读者,敬请关注即将出版的2019年第1期《双月湖》。

bbin视讯 ——题记

 

bbin视讯 文学史难写,文学简史更难写,但高振先生凭借自己浸润文学三十七年的功力以及高超的文学创作能力和语言应用能力,用三万字左右的文章,不仅叙述清楚了临沂文学的起源、发展,还阐释清楚了其富有特征的文学特质,构架了一部临沂文学简史,殊为难得。

任何一个地域的文学史都是由该地域历代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他们在同一方水土的养育下,从自己的内心体验出发,结合自己的时代语境及生活语境,创作出符合自己文学艺术水平的文学作品,自觉不自觉中为该地域的文学史添上了属于自己的一笔,临沂文学自然也不例外,可以说“从沂沭河流域生发的文字、典籍,带着东夷的洪荒密码、带着祖先的劳动创造、带着生活的时间纽带、带着心灵的情结温度、带着生命的传承结晶”。无疑,生发自临沂的这些文学作品,使临沂的文学世界不断焕发出新的生命力,也使得它的文学能始终秉持着地域精神往前发展。

bbin视讯 但历史浮浮沉沉,临沂文学典籍也随之或存世、或亡佚、或残缺,若无人去挖掘、整理它们,临沂的文学作品只能以具体的形式存在,无法在理论及其他方面发挥出更大的价值,也无法呈现出临沂文学的历时或共时的特征,所以,对临沂文学而言,创作重要,挖掘及整理工作更重要。然而,尽管高振在《文学里的临沂》中说“千百年来,临沂从未忘记,那些吞吐着历史烟云,尘封于庙堂的典籍,也时刻惦念散逸在民间的文学”,但还些文学作品还是以一种不系统的形式存在,所以,他主编了《临沂文学典藏》,也由此生发出了这篇《文学里的临沂》。

bbin视讯 就临沂文学而言,其历史与中华文明几乎同步而行,正如高振在《文学里的临沂》中所言“从临沂生发的每一篇章,都存留着历史生活的往事细节,存留着临沂人物的精彩演绎”。由此可以推定,临沂文学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她的文学价值,还在于她的文化价值、史料价值,所以在对她进行挖掘整理的基础上再对其进行一个史的梳理,就更能提升这些具体的文学作品的价值,而《文学里的临沂》正是基于这一点而作。

bbin视讯 在《文学里的临沂》中,高振先生从不同的视角出发,在张弛有致的叙事空间内,把临沂的自然景色与人文景色在古今的临沂文学事实及文学人物的言行中融为一体,将临沂文学或清丽、或豪华、或婉转、或豪迈、或简易、或深厚的气质作了近乎完美的呈现。“文学是人学”“文如其人”,一种地域文学能够呈现出如此多的气质,正是因为其创作者在作品中投入的不仅是自己的文学创作能力,还在文字中灌注了自己的灵魂及对临沂这片土地的深情,这也是高振先生在《文学里的临沂》中用“同饮一河水,共居一座城”作为开篇句的原因。

观《文学里的临沂》,可知高振先生将自己对临沂文学的欣赏投放在了文章中的每一部分中。如在“东夷曙光”这部分中,临沂文学悠久、深厚的历史文化根源得到了清晰的展现。临沂文学源自东夷文化,几千年的发展,临沂人民的认知范畴及社会人文虽几多变迁,但其生存环境中的沂河、蒙山一直存在,这就使得历代临沂人包括文人在同观一条河、同览一座山,故这种基于同质自然景色而生发的文学情感也必定具有同质性。惟其如此,才能像高振所言的,可“邀先贤圣哲与经典同行,探索灵根自植的沂蒙瑰宝,洞悉暌违已久的沉潜文脉,挖掘轶散的文化典籍碎片,让这些散逸的文学作品走出尘封的空间,带着临沂的温润,带着文明的微笑,与读者形成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文学‘对话’”。不难看出,这段话也反映出高振在观审临沂的文学时,是带有深厚的情感的。所以,在《文学里的临沂》中,我们很难看到高振用纯理论性的话语去批判临沂文学。

当然,这不是说高振在对临沂历代文学事实的梳理之外,对临沂文学只是情感性的评价,事实上,他也注重从理论层面对其进行阐释。明代徐师曾在谈及文章应具备的特质时,指出“体者,文字干也;意者,文指之帅也;气者,文之意也;辞者,文之华也”(《文体明辨序说·文章纲领总论》)。显然,如果从这些角度去审视单一的文学作品,是极为苛刻的,甚至无法发现该作品的优点。但若我们抛弃单一的具体文学作品,去观照系统化的文学作品呢?如把临沂文学作为一个系统去看的话,她就完全具备徐师曾所言的这些特点。所以,高振在《文学里的临沂》中摒弃了苛刻的理论性批判,略过具体文学作品中的具体缺点,把前后几千年的临沂文学作为具有同一地域精神的实质性的统一体,着眼于用心审视临沂文学。所以,他对临沂文学是一种不拘于具体作品的整体理论关照。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高振对临沂文学的这种情感与理论双兼的理论评价,既有蒙山沂水淳厚的朴实,又有东夷文化的厚重。当前,虽然被称作是“娱乐至死”的时代,但仍有一大批自觉潜心进行文学创作、挖掘及整理古典文献的人,就像在当代临沂,还有用灵魂爱临沂文学、致力于发掘及研究临沂文学的高振们。他们不仅自己积极创作富有临沂地域特征的文学作品,而且倾全力去探索、挖掘临沂文学的根,致力建立临沂文学的脉络。正是在他们的努力下,如今,临沂文学的根、脉络及特征等在高振先生的笔下都有了清晰的展现,再配以21卷《临沂文学典藏》中2000多位临沂古今文人的1300万字的文学作品,那么临沂文学就会像高振先生所言“如若说文字是作家活着的灵魂,那么,临沂文学的美丽精神,光芒璀璨,将会丰盈一代又一代读者的灵魂”。以此推之,在不同地域高振们的努力下,古典文学典籍必将逐一被系统化的整理出来,为当前时代文学及文化的建设、传播作出贡献。

 


分享到: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